昔日中国版特斯拉陨落,负债超150亿,被告上法庭申请破产
本文摘要:8月1日,陕西坚瑞沃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坚瑞沃能)近两月来第八次发布了关于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及终止上市的风险提示性公告,表示公司目前资金尚未全部到位,生产线改造、原材料采购资金还无保障,人员流失严重,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就在前一天,坚瑞沃能


8月1日,陕西坚瑞沃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坚瑞沃能”)近两月来第八次发布了关于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及终止上市的风险提示性公告,表示公司目前资金尚未全部到位,生产线改造、原材料采购资金还无保障,人员流失严重,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就在前一天,坚瑞沃能发布了司法拍卖旗下安下称安徽沃特玛名下土地、厂房及地上建筑物,以及铜陵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名下的磷酸铁锂动力电池组的公告,最终以四亿元的价格成交。

事实上,从今年3月起,坚瑞沃能曾多次公开拍卖公司以及全资子公司名下房产、股权,包括位于北京市、广州市、大连市的五套房,西安市的一处国有土地使用权和地上建筑物,以及全资子公司达明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但均以流拍告终。除此之外,坚瑞沃能还出售了旗下澳洲Altura矿业公司股票,仅回收资金约3400万元。

2002年成立的沃特玛,素有“中国版特斯拉”之称,是国内最早成功研发磷酸铁锂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汽车启动电源、储能系统解决方案并率先实现规模化生产和批量应用的电池企业之一。2016年,坚瑞消防52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沃特玛,并更名为坚瑞沃能,实现了从消防行业到新能源电池行业的转型。

在坚瑞消防收购沃特玛的交易中,李瑶作为沃特玛实际控制人对沃特玛的业绩做出了承诺:沃特玛2016年-2018年三年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0350万元、90900万元、151800万元

。然而,这份承诺仅过了一年便落空了。2017年沃特玛扣非净利润约8.8亿元,未能实现承诺的业绩规模,进入2018年,沃特玛经营状态开始崩塌,亏损近37亿。


昔日中国版特斯拉陨落,负债超150亿,被告上法庭申请破产
根据坚瑞沃能《盈利预测承诺及补偿协议》,李瑶由于对赌失败需对公司赔付金额为52亿元的补偿上限。根据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李瑶已履行的补偿款约10.12亿元,但因补偿金额较大,且其个人持有公司所有股份均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后续仍存在李瑶无法完成业绩承诺补偿的风险。

2016至2017年是坚瑞沃能的事业巅峰期。数据显示,2016年坚瑞沃能营业收入达到38.2亿,比上一年暴涨了557.03%,2017年营业收入增至96.6亿元。在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发布的2017年度中国锂离子电池销售收入前30强企业中排名第五,2017年度中国动力锂离子电池装机量前30强企业中高居第三。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2018年4月,坚瑞沃能在遭遇跌停和十几银行账户被冻结后,沃特玛的副总裁钟孟光回应了本次债务危机的原由:当初是想以走量的方式来降低生产成本和提高市场占有率,结果步子迈得太快、太激进,导致如今出现资金困难,目前公司正通过催收应收账款、发展储能电池业务、化解库存等多种方式解决危机。

除子公司沃特玛业务扩张增速过快的原因外,新能源商用车行业的高额补贴在2016年骗补被曝光后,市场一度陷入萎靡,制定了新的申领政策,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沃特玛的发展,由于周期长,沃特玛采用了短贷长用的方式,更加剧了市场波动带来的影响。

7月31日,坚瑞沃能在引入战略投资者的进展公告中表示其有限合伙企业合伙人的资金已到位 2350 万元,韩方技术团队和恢复生产所需的人员基本到位,需要采购的新设备也已经采购完毕已进行小批量试生产工作。

坚瑞沃能表示将与实缴出资1000万元的天津进平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合作,致力于引进国际同行业资金和先进电池制造技术,对现有电池技术进行技术改造和升级。但同时也提到了天津进平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或其指定第三方如何与何时参与公司的资产及债务重组事项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如果“自救”不能成功,破产重组或许就成了坚瑞沃能的最后出路。2018年12月31日,债权人陕西凯瑞达公司一纸诉状将坚瑞沃能推向法庭,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坚瑞沃破产重整。

坚瑞沃能方面表示,公司不排除接受相关债权人向西安中院提起的破产重整申请。若公司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将对公司的恢复生产事项、引入战略投资者事项,乃至债务危机的化解均产生积极的影响。
本文来自【南昌新闻综合网】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配合